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2003年沙士袭港,令二百多人失去生命,经济陷入谷底,是香港人毋法忘记的惨痛回忆。林翠云校长适逢那年9月上任,本来準备就绪迎接新工作,却突然要面对严峻考验。幸好她是校友,对学校的人和事非常熟悉,在教职员团队通力合作下,一起捱过难关。「负面的事也可以产生正面的影响。」林校长经此一役,体会到师生的积极进取及互相信任,令她对母校不离不弃。

座落在葵涌梨贝街的保禄六世书院,邻近大型公共屋邨石篱村,面向金山郊野公园,与茂密的树林遥遥相对,环境优美。保禄六世书院于1969年创校,当时这一带还未发展,属山头野岭,但这正是办学团体圣母无原罪传教女修会拣选这区办校的原因。「修会有感这区才刚起步发展,基层人士愈来愈多,但他们未必有能力跨区上学,于是选址这裏开办学校,让基层女性得到读书的机会。」温文尔雅的林校长说。

秉承修会的助人精神,学校以「仁爱与服务」为校训,让学生参与各种服务,建立正确的价值观及培养良好品德。「透过教育与服务,希望学生能够在平凡的生活中体验到生命的不平凡。」

每间中学也鼓励学生多参与服务,探访老人院、幼儿园等是基本做法,保禄六世书院做得更为周详及彻底。早于八年前起,校方已为中三学生举办放眼社会服务计划,有规划地让她们在社工协助下,落手落脚为基层人士做服务工作。「我们与NGO(非牟利团体)合作,安排学生探访独居老人,事前社工先为学生进行简介,提醒她们要注意的事,然后在老师及社工引领下出访。」

以课外活动建自信

林校长称,老师不会陪同学生探访,只会提供协助及从旁观察,这样才能让学生放开怀抱,体会更深。「如果有老师在旁,她们会绑手绑脚,诸多顾虑,但由得她们自由发挥,反而会落力去做,主动与公公婆婆倾谈。」探访工作包括清洁家居,学生平日少做家务,扫地抹地显得有点手忙脚乱,但投入感却有目共睹,很多学生探访过后,也爱上义工工作,暑假期间主动参加其他义工团体。

学生多来自区内基层家庭,经济能力及支援略有不足,她们一方面要面对各种家庭问题,同时又要做到专注学习,这种坚毅不屈、逆境自强的精神,是林校长最为欣赏的地方。「好像早前有一位学生,其父母因意外过身,她突然失去双亲照顾,无论生活及情绪都遭到严重打击,但她依然坚持努力读书,在恶劣环境中,仍积极学习,我们也被她的坚毅所感动,也值得我们借镜。」

学生背景略为输蚀,她们的自信也较容易被动摇,不过,透过参加各种课外活动,从过程中挑战自己,建立自信,当中不可不提的是辩论队。保禄六世书院的辩论队在学界比赛屡获殊荣,本学年刚夺得全港中学生辩论赛(基本法盃)季军,去年则在第二十九届全港校际辩论比赛中夺得中文组季军。

学生为校争光,林校长当然高兴,但最令校长欣喜的是她们从过程中获益良多。「学生为了比赛,课堂外要做大量资料搜集的工作,有时候放假也回来练习,她们都说自从参加了辩论队后,时事触觉、思考能力及表达能力都大幅提升。」参加过辩论队后,连带学生在中文科及通识科的成绩也有显着进步。

DSE中文科试卷向来考起不少考生,校长也承认头一两年的中文科考试,师生都只能摸着石头过河,其后老师因应较弱的阅读理解及综合能力两卷,加拨资源作针对性训练,随后几年的成绩也见明显跳升。「第一年达到三级或以上成绩的,有88%,及至去年,比率已达90%以上。」去年DSE整体成绩达到四级或以上的有58.9%。

作为band 1的英文中学,保禄六世书院特别着重学生的英语能力,林校长认为英文基础要由初中开始培训。「初中要训练基本功,先掌握好发音,再透过活动教学,提升自信。」初中学生须要参加English Drama Festival,自行写稿及表演,每班每月也要合作构思一个英文表演环节,在午饭时间向全校学生演出。「这些表演可增强学生英语会话的能力,同时增强自信。」

初中打下良好根基及培养信心,升至高中準备公开试,则专注训练技巧及急才。「学校有个特别训练,要求学生在会话练习时,不使用Q咭,不写低重点,起初同学都战战兢兢,怕做不来,但试过几次后,她们都成功做到,别校来与我们作oral practice,也对我们不用Q咭而感到惊讶。」

从没想过离开母校

很多事情当你从未试过,一定会有所疑惑,甚至质疑自己有没有能力驾驭得到,但只要放胆去试,就会发觉自己都做得到。正如林校长自小已视老师为第一志愿,但又怕自己力有不逮。「小时候见到老师教书时雄辩滔滔,觉得他们好叻,不知道自己能否做得到,况且要成为老师,又要读好多教育学位等,一直都没有信心可以达成心愿。」碰巧当年电视剧《北斗星》热播,林校长已想定后路,不做老师就做社工。

在香港大学修读历史及政治的林校长,有幸返回保禄六世书院教夜校,初尝执起教鞭的滋味。「看见一班半工读的学生非常认真及用心地学习,令我更为肯定没有拣错路。」而且教夜校的经验,大大增强了她成为老师的信心。「原来我都应付到面向一班人说话,哈哈。」同时也令她想通了,做老师不一定高高在上、什幺都懂,可以与学生一起学习及成长,做到教学相长。

大学毕业后,她报读教育文凭,碰巧母校有空缺,就立即申请,直至2003年升任为校长,将整个教育生命回馈母校。「我在这裏学习、成长,在这裏碰到我的启蒙老师,启发了我的信仰及价值观,所以我对学校拥有非常深厚的感情,从没想过离开。」

老师命案砥砺学生

随着时代改变以及不断的教育改革,老师也得与时并进,才追得上改革步伐,一直待在同一所中学任教,眼界及视野或有所局限,但林校长认为,扩阔视野的机会多的是。「有些老师可能觉得要尝试在不同学校任教,才能够累积不同经验,一开眼界,但我认为扩阔视野不一定只在工作上,公余时一样可以透过进修、游历等,学习新事物,况且就算是同一个地方,在大时代转变下,人和事都一样在变,经历也年年新鲜,所以我觉得一直在同一所学校任教,并无什幺缺失。」

的确,香港在这三十年间,发生了很多大事,林校长印象最深刻的,当数2003年沙士时期。「那一年很紧张,学校经常要停课,每日都有突发事件出现,对师生是个非常严峻的挑战。」

福无重至,祸不单行,沙士令社会人心惶惶,学校又发生骇人听闻的命案,一名老师在家中被谋财害命,震惊校园。「那时候除了要留意沙士事态发展,又要平复校内师生的情绪,幸好教职员团队齐心合力,同舟共济,一起捱过艰难时刻。」同年获提升为校长,加上忙于教学,又面对一单接一单的突发事件,幸好校长对校园非常熟悉,同事又是曾经教过她的老师,关係亦师亦友,才将难关一一闯过。「这就是在母校任教的好处了,哈哈。」林校长笑着说。

逆境捱过了,所得的经验是无价之宝。「负面的事也会产生正面影响,例如不幸遇害的那位老师是任教中国历史的,学生痛心失去了好老师后,更觉得读书的珍贵,此后更为用心学习中国历史。」其家人后来也成立了奖学金,鼓励学生发奋图强,延续老师的教学精神。

转眼间,林校长领导学校已有十二年,展望未来,她希望继续履行修会的使命,给学生最好的资源及环境学习。「正如刚才所说,学生多来自基层,家庭支援不足,所以我希望让同学获得更多机会增广见闻,出外见识。」

其中一个方法是举办短程游学团,让更多学生参加。「因为长线如美加或澳洲等,费用实在太昂贵,即使有资助,学生也难以负担得起,但短线如中国、台湾等地,费用相对较便宜,更多学生受惠到。」

撰文:郑志珩

摄影:陈纵宇

[email protected]

部分图片由受访者提供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保禄六世书院校长 借负面事情作正面教育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